Home > News content

高原资本涂鸿川:入行VC满20年,中国有太多Crazy的创业者

via:博客园     time:2015/6/13 23:30:15     readed:1851

注:这是昨天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创新投资家成长营”开学典礼的现场,高原资本的涂鸿川做的分享。入行满 20 年的他被誉为是投资行业的狙击手,在奇虎 360 单个案例上投资回报超过 5 亿美元。

上个月刚好是我进入 VC 行业满 20 年,很感谢李善友教授和龚炎教授能让我来到这儿上课,重新再来次优化升级。

在 2000 年或者 2005 年,在座如果有人跟 VC 募过资就会了解: 当时,私募基金、VC 基金是非常少的,属于钱少人多,在那种情形下公司估值都很低。记得 05 年的时候,投 100、200 万美金就能占上 20% 的股份。那个时代 VC 是非常强势的,在董事会我见到另外几个哥们,以家长的形态指责 CEO,创业者被骂的狗血淋头。可是坦白说,那个时代已经没有了,如果今天我们还有 VC 是这种做法马上就 OUT 了。

在国内,尤其 10 年左右开始,出现了像史泰龙一样拿着枪对准了某个方向、赛道进行扫射的打法。这个打法特点是投资的项目特别多,短短一年内一个基金投 50 个项目,甚至三年内投 200 个项目都有。使用这类打法的基金通常规模都比较大,而且知名度很高。至于命中率,坦白来说,因为分母很大,所以相对来说命中率就比较低,回报还不错的。

我在 06 年开了办公室,当时有个 LP 问我们有几个人,我说两个人,他说不行,你怎么跟 IDG 打呢?不像“史泰龙”有那么多的肌肉,那个时候我就试了另外一个打法:狙击手的打法。不知道你们看过最近比较流行的美国狙击手吗?看史泰龙和看狙击手是两种不同的战场上的英雄。狙击手一般不需要五个人,就两个人,可是不能缺一,一个是狙击,一个是观察,看温度、看方向,耐心要非常足,他们发的枪数是非常少的,不是机关枪,就一发,可是为了那一发在同样的地点等上一天,就等目标出现。一般这种团队投的比较少,追逐做独角兽。

Image title

打个比方,我个人觉得在目前我们同行里面实现回报最好的就是 DCM 和今日资本,它们就是狙击手。单从成本对回报来看,个人真的很佩服 DCM,唯品会是 100 亿的估值,58 是 90 亿的估值,可是它投的公司数目是非常少的,投资团队也非常小。

“狙击手”也是我当年为了在史泰龙的环境之下生存下来延用至今的打法,这个是我们的结果:奇虎 360,公司 1 岁大的时候投,那时候我们还是奇虎的最大投资人,占了 18% 左右,给我们的回报非常好。六间房,这里写着 26 亿,是在两个月前并购的,部分是股价,并购的时候股价是 26 块,今天这个股价是 80 多元了。

我们投了多少家?在过去几年,我们只投了 1 亿美金、10 家公司,目前剩下 4 家还活跃的公司,包括团车网,易淘食等,现在算起来 IRR 收益率是 62%。

大家都说:作为 VC 一定要注重投资回报。但对我个人来说,20 年里面最大的回报真的不是钱,那是我的义务。怎么说呢?钱总是身外物,我其实运气很好,从 95 年 4 月 1 号进入这行之后,可以告诉大家,我每天过着非常刺激的生活,为什么很刺激呢?其实我发现真正很好的创业者真的很 Crazy,不 Crazy 的人不适合做创业。

先说说周鸿祎,我记得清清楚楚,10 年的 10 月份、11 月份,他跟他的联合创始说要 IPO, 但当时两家投行都撤了,投行要走之前说,“你们接下来还有很多问题,建议你们在 11 年第三季度之后再上市吧,如果你们答应我们就留下来,不答应就拜拜。”

那时候还是蛮冷的,10 年 12 月份非常寒冷,想要 IPO 没有投行,但这个哥们(周鸿祎)说我们就要 IPO。结果,奇虎 360 是在 11 年 3 月 30 号上市的,为什么呢?谁说我们一定要等第三个季度,我们就第一个季度第二个季度 IPO,没想到干到最后,我们干脆第一个季度 IPO,从我们启动到 IPO 就是两个半月,我们上市的时候等到最后两周的时候才有多一家投行愿意帮我们把名字放上去。

六间房,这个公司原本也是快要倒闭的,在 08、09 年,刘岩手头上只剩下 50 万人民币,回家他和夫人决定把房子拿去抵押,用那笔钱赎回部分人的股票,把剩余的钱拿去还债。之后又去试新的产品,试到 10 年的时候有网页秀场了,去融资 VC 不想见,见了也没投。其实我们也没多伟大,我们觉得这个哥们有点像周鸿祎,这种人肯定打不死的,他就是愿意挑战。在几个月前他把原本快要破产的公司,我们也是他的最大投资人,帮我们挣了 1 亿多美金。

我们有个创业哥们 CEO、CTO、COO 因为被竞争对手陷害了,一夜之间被公安带到海淀拘留所。结果被关了一个月,那一个月我们到处找人,原则就是把他们捞出来,过了一个月,我几乎成了半个捞人专家,不收费的。有意思的是:那个 CEO 的孩子 1 岁多,整天喊着要爸爸,在这种情形下,那个哥们一出来就打电话给我 “老大,我出来了”,我说你在哪?“我现在往公司奔。” 他还想着一个多月没干活,要去干活了。上周有个采访问我,你在东京呆过,硅谷呆过,波士顿呆过,觉得中国的创业有什么好呢?我一句话,中国有太多的 Crazy 创业者了。

简单说一下我为什么回来参加学习:不瞒大家说,虽然做了这行 20 年,我每天最担忧的还是这个问题,有一天创业者不需要 VC 了。为什么呢?因为钱。VC 有什么牛呢?就是钱,今天在中国钱越来越不值钱了,在我们这行里面有价值的钱还是很重要的,或者说成价值投资。可是今天创业者也不稀罕所谓的什么价值投资了,钱快,要见面就给我钱,要不然就拜拜。

为什么这个问题发生呢?为什么估值老是涨呢?我个人觉得 VC 也好、创业投资也好,真的是一个服务业,但是我们服务业做的不好。我是说我自己,还是觉得做不好,所以 VC 就同质化,同质化之后你就只有给我更高的估值才能拿下,再这么下去,我们可能再过一年两年,我们看到A轮的估值是 5 亿美金都有了,那时候我们最好别干了吧,这里面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创业者进步特别快,我十年前见的创业者今天都是 10 亿美元的老大。回头再看看我们自己,再看看我们 VC 界,进步特别慢,你不觉得吗?可能你不觉得,我真的觉得,这就是我为什么回来学习的原因。

China IT News APP

Download China IT News APP

Please rate this news

The average score will be displayed after you score.

Post comment

Do not see clearly? Click for a new code.

User comment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