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News content

Why can giant dinosaurs rise? Maybe it has something to do with this super volcano

via:科普中国     time:2021/2/4 21:05:08     readed:201

2.3亿年前,恐龙诞生并迅速演化成多个类群,其中一支为蜥脚型类恐龙。起初,蜥脚型类家族是多样化的。比如存在一些小体型、脖子较短、手指明显、习惯两足行走的恐龙,它们被称为基干蜥脚型类恐龙;也存在一些大体型、脖子较长、四肢如柱子一般、采用四足行走的恐龙,它们被称为真蜥脚类恐龙

蜥脚型类家族的体型、姿势变化:最底部为基干蜥脚型类,最顶部为真蜥脚类,比例尺50厘米

(图片来源:Otero A ,2018)

但到了1.6亿年前,真蜥脚类恐龙成为唯一幸存的蜥脚型类血脉,随后演化成史上体型最大的陆地动物群,包括梁龙、腕龙、阿根廷龙等,并遍布世界各地。

为何这群巨型恐龙会横空出世?体型较小的基干蜥脚型类又是如何灭绝?这一切要从一场超级火山说起。

超级火山,全球变暖

时间回到1.83亿年前(侏罗纪早期),地球上没有你熟悉的七大洲,只有一片孤零零的超级大陆——泛大陆。各大陆板块之间,看似彼此紧紧聚拢,实则已按捺不住躁动的心——泛大陆即将发生第一次裂解。

1.80亿年前古地理图

(图片来源:Colorado Plateau Geosystems)

就在超级大陆裂解之际,一场剧烈的生物环境扰动事件悄然而至。

在泛大陆的南缘,也就是当时的南非和南极洲接壤之地,来自地球深部的超级地幔柱在此撕裂岩石圈表面。短时间内,岩浆如洪水一般席卷大地,一亿八千万年前的生物们,“有幸”见证了岩浆活动在地表最宏伟的展现。

如今,当年涌出地表的岩浆冷却而成的岩石残留在南非、南极洲以及澳大利亚,人类仍能从中感受这次超级火山的余威,将其命名为Karoo-Ferrar大火成岩省。

1.80亿年前古地理图,红色部分代表大火成岩省

(图片来源:Colorado Plateau Geosystems;大火成岩省来源:Bryan and Ernst,2008)

什么是大火成岩省?

这并不是一个省份,而是由连续的、体积庞大的火成岩所构成的巨型岩浆岩建造,覆盖面积往往超过10万平方公里,其出现经常伴随着气候变化和生物灭绝。比如造成二叠纪大灭绝的西伯利亚大火成岩省,以及影响着恐龙大灭绝的印度德干大火成岩省。

大火成岩省分布图

(图片来源:Bryan and Ferrari,2013)

至于1.83亿年前的Karoo-Ferrar大火成岩省,同样带来了灭绝。

但要注意,带来灭绝的通常不是岩浆本身,而是火山喷发期间产生的挥发物和颗粒物,如二氧化碳、甲烷、尘埃等等。这些产物能够弥漫在陆地、海洋和大气中,造成极端气候,扰乱生物圈,从而带来大灭绝。

研究显示,1.83亿年前发生了持续30-50万年、升温约6.5°C的快速全球变暖事件,期间伴随着大洋缺氧,罪魁祸首极可能就是Karoo-Ferrar大火成岩省。由于海洋具有更高的热缓冲能力,所以陆地生态系统最先受到冲击,在全球快速变暖的初期阶段,植食性恐龙赖以生存的植物群落就迅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并随之影响了恐龙的演化进程。

新环境,新恐龙

当时靠近超级火山的南美洲,气候潮湿,生长着针叶树、种子蕨类、楔叶蕨类、以及叶片直径达2米的双扇蕨科等植物。当火山喷发后,针叶树一家独大,成为优势植物类群,比如南洋杉科、掌鳞杉科和柏科,因为它们能够适应干燥和温暖气候条件。

火山活动前后,南美洲巴塔哥尼亚的植被变化

(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而远离超级火山的北半球,植被组合也发生了类似的变化。

通过孢粉组合,科学家重建了当时英国的古植被演化以及气候状况,主要由针叶树、种子蕨、喜好湿润环境的蕨类和石松类植物组成。随着全球温度升高,陆地的植被迅速发生转变,针叶树茁壮生长,喜湿植物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适应干热气候的苏铁类植物。即便是气候恢复后,针叶树家族的掌鳞杉科、柏科植物在陆地上也已经比比皆是。

火山活动前后,大陆和海洋环境主要变化,从左至右可明显看到针叶树逐渐增多,Cheirolepidiaceae:掌鳞杉科;Cupressaceae:柏科

(图片来源:参考文献[2])

很显然,火山活动彻底改变了植物群落,全球变暖,南北半球植物群落多样性均降低,并出现针叶类植物占据主导地位的长期现象。

很快,植被组成变化开始影响到恐龙群落。

这些根固在泛大陆之上的芸芸针叶树,高大挺秀,普遍缺乏柔软而宽大的叶子,只有坚硬而细小的鳞状叶片。若要啃食和消化这些坚硬的枝叶,植食性恐龙的骨骼结构、生理和行为都需要作出改变。

对于基干蜥脚型类恐龙而言,生活一下子变得困难了。短脖子、纤细的头骨、较差的咬合力、小小的牙齿上面覆盖着薄薄的珐琅质(小于200µm)……这些身体构造在大型针叶树面前,无一不代表着低效率的进食过程。于是在侏罗纪早期之后,它们就从化石记录中消失了。

事实上,基干蜥脚型类恐龙的灭绝,不仅与植物变化有关,还涉及到自家龙的“排挤”。毕竟,有龙忧愁,就有龙欢喜。那些欢喜的恐龙,就是往后屹立在陆地动物体型之巅的真蜥脚类恐龙。

蜥脚型类恐龙更替的时间线(晚三叠世-晚侏罗世),红色阴影为超级火山事件,箭头标志着基干蜥脚型类灭绝,此后为真蜥脚类恐龙的天下

(图片来源:参考文献[3])

众所周知,真蜥脚类恐龙经常被赋予“长脖子恐龙”的俗称。它们拥有着史无前例的长颈部,一头扎进针叶林,用不着来回踱步,就能够轻松覆盖更广的进食范围和觅食高度,有效降低能量消耗。长颈部的末端是强壮的颅骨,以及覆盖着厚厚珐琅质的勺形牙齿,可轻易切割、啃食针叶树的坚硬叶子。

此外,由于真蜥脚类恐龙的体型巨大,腹腔内可容纳长度惊人的肠道,肠道内有庞大的细菌群落,所以整个肠道如同一个发酵池,足以让大量食物堆积于此慢慢分解。既然无须担心消化不良,那干脆就放开大吃大喝,于是它们放弃咀嚼能力,食物进嘴即可囫囵吞下,进食效率大大提高。

真蜥脚类恐龙

(图片来源:© MARK WITTON )

可见,真蜥脚类恐龙的身体构造十分适应新植物群落,使它们与其它植食性恐龙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并成为中生代最成功的植食性动物类群。

那么,“第一只”真蜥脚类恐龙是谁呢?

巨型恐龙的祖先可能是它

化石记录告诉我们,大概在侏罗纪早期之后,真蜥脚类恐龙就成为了陆地生态系统中大型植食性动物的主要类群。但是,真蜥脚类恐龙的确切起源时间一直模棱两可,主要受限于这一时期十分稀少的恐龙化石记录,以至于我们难以探寻这群“巨人”诞生的关键时刻。

2020年11月18日一项新研究显示,科学家描述了迄今为止已知最古老的真蜥脚类恐龙,化石来自巴塔哥尼亚的Cañadón Asfalto盆地,命名为日出野马龙(Bagualia alba)。属名“野马”(Bagual)取自于发现地,种名“日出”(alba)象征着它是最古老的真蜥脚类恐龙。

日出野马龙的头部骨骼和颈部骨骼化石,其中头颈部的重建复原图比例尺为10厘米

(图片来源:参考文献[3])

日出野马龙到底有多古老?

科学家通过放射性同位素来测定地质年龄,得出日出野马龙的生活年代为179.17±0.12Ma,即大约1.79亿年前,这恰好紧随着南非-南极洲的Karoo-Ferrar大火成岩省(1.83亿年前开始喷发)。那么,在日出野马龙生活的环境中,应该能够随处可见针叶树,地层的沉积序列也证实了这一点。

而作为真蜥脚类恐龙,它的身体结构可以将针叶树作为重要的营养来源,从而生存下去。比如长长的脖子,适合取食大型针叶树;下颌骨趋于强壮,适合切割坚硬的枝叶;牙齿变得更加耐磨,其珐琅质层厚度超过700µm,是基干蜥脚型类恐龙的7倍;牙齿替换率变高,前颌骨每个位置有三颗替换牙……

地层柱状剖面图:从下至上,恐龙牙齿珐琅质厚度变化(µm),以及植物组合的变化(叶片变小,针叶树逐渐占据主导地位);Bagualia为日出野马龙,Leonerasaurus为一种基干蜥脚形类恐龙

(图片来源:参考文献[3])

由此可见,日出野马龙以及其所在地层的植物组合变化,支持了真蜥脚类恐龙的优势地位是在Karoo-Ferrar大火成岩省之后开始确立的,以针叶树为主导的植物群落是真蜥脚类恐龙成功的重要因素。

日出野马龙的生态复原图,被针叶树所环绕

(图片来源:© J. Gonzalez)

尽管我们找到了巨型恐龙横空出世的第一个确切证据,但仍未摸清这群家伙的底细——为何能长到几十米、几十吨?

恐龙巨型化是综合因素作用的结果,既有环境因素,又有生物本身的因素,并且每一种恐龙巨型化的原因也不尽相同,所以这条揭秘之路还很长很长……

参考文献

[1] Cunéo, Rubèn & Ramezani, Jahandar & Scasso, Roberto & Pol, Diego & Escapa, Ignacio & Zavattieri, Ana & Bowring, Samuel. (2013). High-precision U-Pb geochronology and a new chronostratigraphy for the Cañadón Asfalto Basin, Chubut, central Patagonia: Implications for terrestrial faunal and floral evolution in Jurassic. Gondwana Research. 24. 10.1016/j.gr.2013.01.010.

[2] Slater, S.M., Twitchett, R.J., Danise, S. et al. Substantial vegetation response to Early Jurassic global warming with impacts on oceanic anoxia. Nat. Geosci. 12, 462–467 (2019).

[3] D. Pol; J. Ramezani; K. Gomez; J. L. Carballido; A. Paulina Carabajal; O. W. M. Rauhut; I. H. Escapa; N. R. Cúneo. Extinction of herbivorous dinosaurs linked to Early Jurassic global warming event.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Biological Sciences. 2020, 287 (1939): Article ID 20202310.

China IT News APP

Download China IT News APP

Please rate this news

The average score will be displayed after you score.

Post comment

Do not see clearly? Click for a new code.

User comments

Related news